当前位置:潇湘首页>现言>自古就腹黑之夙主

第四十三章(前世纪篇)

书名:自古就腹黑之夙主|作者:梦虫啊|本书类别:现言|更新时间:2017-10-13 01:05:01|字数:3035字

  “那行吧!”安玉弃说。

  “我回去了。小葵她们还在下面。”安玉弃带上水晶把茶喝完走了出去。

  罗白看着安玉弃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。

  安玉弃走下楼,拍卖会已经要结束了,换了一个同样漂亮的女子在上面。

  “这里。”白圣葵叫了声安玉弃。

  “回去了吗?”安玉弃问。

  “这货已经傻了,太没胆子了,我决定我小弟一职得换人了。”白圣葵指了指身边还在傻笑的古雨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白大小姐,小妹承蒙照顾了。我现在可以带她走吗?”一个男子走了上来,穿着一件白色的长外套,彬彬有礼。

  “喏,这呢,带回去吧。”白圣葵很不仗义的说。

  “大大大大哥…。”古雨回过神叫了一声。

  “恩,玩也玩够了,走吧。”古梓林没有看她,这句话是看着白圣葵说的。

  “走吧,我们也回去了。”白圣葵起身拍了拍古雨的肩膀,对安玉弃说。

  “恩。”安玉弃看着他们兄妹俩走后说:“没事吧?”

  “能有什么事啊!亲大哥,顶多零用钱减半咯,哈哈哈哈哈哈。”白圣葵邪恶的看着安玉弃笑着。

  “咦!好坏!”安玉弃也笑了。

  “你今晚住哪?”白圣葵问:“没有给你安排寝室?”

  “我也觉得奇怪,按你说罗白不是很厉害名声很高的吗?我今天来发现自从炎云天提了一下罗白的名字之后,那个老师是同意我入学了。但是好像直接忽略了我一样啊,不管不问的。”安玉弃摸了摸脑袋有些不明白为什么。好不容易有一次后门走,怎么还这样啊!

  “哦,你刚来不知道!白不喜欢有任何人在学校谈论他的事,尤其是老师。之前有个女老师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,一直到处强调自己跟白的关系匪浅,导致那一次的学院晋级赛出现很严重的漏水现象。之后也不知道她人去了哪,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在学院说白的任何事了。”白圣葵慢条斯理的说。

  “哦!原来如此。”

  “话说你今晚到底去哪!”白圣葵踢了踢脚边的石子。

  “罗白叫我上山顶。”

  “…。绝交。”白圣葵气冲冲的转身就走。

  “哈哈哈哈哈,别啊!我找不到回去。”安玉弃笑着追上去。

  “哼,作吧!全校的女生能用口水淹死你。”

  “保密啊!我可是真的来学校好好读书的。”安玉弃说。

  “你还没有跟我说过,你跟白到底是什么关系?你突然就在那里了。”白圣葵说。

  “恩,现在说了你也不能理解,以后有机会告诉你吧。”安玉弃也有些无奈,这个事情本身就解释不清楚。

  “行吧。到了。”转眼已经走到学校。

  “你走那边的九曲上去吧。”白圣葵指了指一个就像升降门的地方。

  “恩,你就在这?”安玉弃问。

  “那边就是学校宿舍,我一个人住。走吧,明天还要上课。”白圣葵又说。

  “恩。”安玉弃坐着九曲上了山顶,这么高的距离,眨眼间就已经到了,比电梯还要快啊!

  山顶的风比底下凉些,烟雾淡淡的遮不住底下的灯光,站在山顶看着下面的灯火通明就像画一样美丽。安玉弃擦了擦手,有些凉了,转身朝里面走去。

  早上接待他的童子站在门口向她行了行礼,眼神虽然怪异却也没有说话,只是给他开了门,没有进去。

  罗白坐在树下看书,像在小木屋一样没有理会她。

  “你不回去?”安玉弃问,以往他都是在幽境的。

  “最近有些事,暂时不回去。”罗白一直都是有问必答又不多话。

  “哦,我睡哪里?”安玉弃有些想睡觉了,都已经折腾了半天了。

  “左拐第二间。”

  安玉弃也没有打招呼,直接就进屋去了。房间很大,床挡在屏风里面,最右侧好像还有一个类似洗澡的地方。

  “哎,舒服!比小床睡着好多了。”安玉弃忍不住感叹了一声。躺下就直接进入了梦想。

  第二天安玉弃起了个大早,外面阳光明媚,山顶的空气格外的清晰。

  “玉弃大人,吃早饭了。”白铜叫了安玉弃一声。

  “额,你叫我玉弃就可以了。”安玉弃听着有些别扭。

  “好的,玉弃大人。”白铜笑着说。

  算了…。安玉弃跟着他走去前厅,昨天的那个地方,怎么看怎么漂亮啊。罗白已经在桌子上了,看着她来了放下了书。

  “你的本源还没有开启赤气。”罗白直接说。

  “没有。”安玉弃边吃边说。

  “你现在开启试试,今天你就会上实战课。”罗白没有阻止她吃饭。

  “怎么弄?”安玉弃放下手中的包子,之前席月开启的时候,安玉弃就已经非常的好奇了。

  “把你体能的气放空。”

  “那个之前我试过了…。不行。”安玉弃说

  “不行?”罗白有些怀疑:“你在试试。”

  “好!呼”安玉弃深吸了一口气,闭上眼,试自己放轻松。起开始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,空气中的冰花也开始慢慢凝结。知道她放空以后,整张桌子已经结成了冰块。

  安玉弃睁开了,能够明显的感觉自己的变化。

  “……。你身上有什么?”罗白脸色有些严肃,伸手去摸安玉弃的心脏的位置……就像以前一样安玉弃直接打开了他的手…。只是条件反射而已。

  “怎么了?”罗白一脸无辜的问。

  “啊!……你能不能先告诉我,现在可以了。”安玉弃知道他不是故意的,还是有些郁闷。

  罗白又将手放在了她的胸口,放出去同样被弹了回来。

  “你去过圳澹?”罗白皱着好看的眉头说。

  “啊?哪?”安玉弃听着好像有点耳熟,但是有不太确定。

  “死爆池你知道?”罗白又问。

  “……。应该是知道的。”安玉弃看着罗白的脸色不太好也有些紧张。

  “……。”罗白起身往外走去。安玉弃也紧张张兮兮的跟上去。突然罗白就停了下来,安玉弃撞了上去。

  “喂…你…”还有说完,罗白转身一掌将安玉弃拍飞。

  “噗…。”安玉弃被飞出好远,安玉弃虽然还有意识,但是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内脏已经坏了:“你…”

  什么情况啊!安玉弃感觉自己不行了,明明之前就算很痛也不至于这么脆弱。真的是一巴掌就被拍死了…。

  “先生?”白铜看着实在有些忍不住就问。

  “哎!”罗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:“我等了如此之久,无论什么情况一定要成功。”

  “把她抱回房间,算了,我来吧。”罗白将安玉弃抱回房间放在床上,探了探她的呼吸,走了出去。

  “今天昨天那个新来的怎么没有来啊!”林森问古雨说。

  “不知道啊!昨天我被我哥带走了,走的时候她跟白学姐在一起啊!”古雨也觉得有些奇怪。

  “哈!昨天还在这大言不惭的说见过几次罗校长,我看今天已经被处理了吧。”炎夕心照着小镜子得意的说:“我看你们还是少跟她一起,不然怕是你大哥都保不住你。”

  “闭上你的臭嘴吧!”古雨对着她翻了一个白眼走了出去。

  “学长,我找一下白学姐。”古雨直接上了二层找白圣葵。到底是名门世家的子弟,毫不怯场。

  “白老大,有人找你。”有人在门口叫了一句。

  “小弟,你咋来了,是不是你大哥欺负你你来找我了?我跟你说我没办法啊!你自己造的孽。”白圣葵看到是古雨就说。

  “…。”古雨有些觉得自己认的大哥不靠谱了。

  “不是,玉弃今天没有来了。”古雨说。

  “?没有来?”白圣葵皱了皱眉头。

  “恩。”

  “行了,我知道了。你回去吧,我去找她。”白圣葵拍拍古雨的肩膀,让她放心。

  “好,那我回去了。”

  “…”昨晚安玉弃应该是直接上了山顶的。白圣葵急忙忙的往山顶去。

  “白铜,白在不在?”白圣葵问。

  “白大小姐,你不能进去,先生休息了。”白铜说。

  “…行吧,安玉弃今天怎么没有去。”白圣葵又问。

  “安大人今天不舒服,说是休息一天。”白铜皱了皱眉头说。

  “这死丫头直接逃课啊!…。等等为什么她是大人,我是小姐啊!”白圣葵插着腰说。

  “…。哈…哈…哈”白铜有些尴尬的笑了笑。

  “我告诉你,我也不小了哼。”白圣葵碰了一鼻子灰,气冲冲又跑回去了。

  安玉弃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,她坐在床上回应了半天,还想起今天的事,罗白不是把她杀了吗?现在是怎么了?她第一念想应该是可以回到以前的。

  “醒了就出来。”罗白在外面说。

  “…。”安玉弃揉了揉眼睛,心里有些不舒服,及时是有原因的。他那毫不犹豫的一掌也让她非常的不舒服。安玉弃下床穿了鞋,慢腾腾的走出去。

  罗白带着安玉弃到了后山的水池里,这里的感觉跟一起罗白带安玉弃去学校外面的水池一样,只是气息更加的强烈了而已。

  “进去吧。”罗白在旁边找了一个凳子坐下,水雾的汽迷漫看即使这么近安玉弃都感觉看不清楚他的脸。

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打赏
神奇推荐位
  • 暖宠之国民妖精怀里来

    三月棠墨 / 著

    一见妖精误终身,盛大BOSS表示,从此节操是路人。一场狗血的车祸,楚小姐收获了一枚金...

  • 溺宠之绝色毒医

    公子安爷 / 著

    她,绝色淡然,温软呆萌。她是妙手回春的神医,亦是杀人于无形的毒医!她拥有一双可以透视...

  • 妖孽病王娶哑妃

    铭荨 / 著

    郑国公府谦谦世子,言之灼灼,当众退婚;相府哑巴嫡女,不堪众人嘲笑奚落,上吊自杀。再次...

  •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

    东木禾 / 著

    花都温家三千金,个个貌美如花,是炽手可热的名媛淑女,提亲的人踏破门槛,而温家嫡出的大...